枉我待你痴心一片,不料你是如此的懦弱

“泽,我也许等不及了。”竹林里,我刚练完剑,一回头,意外地看见龙儿的身影。

“咦,你几时过来的?何事等不及?”我一边拿出手绢擦拭着额上的汗珠,一边满怀诧异地问道。

“明日,我就要被委派去云国和亲。”龙儿神色黯淡,眸中滚落出两滴清泪。

“和亲?”我的剑瞬间从手中失落,手绢也僵在了半空。

“是的,泽……”龙儿偎倒在我的怀中,声音如哽。

“龙儿……”怆然间,抬手抚过她如墨的青丝,千丝万缕,温柔,牵动,犹如长在我心。

“泽,你敢不敢带我走?”龙儿仰起脸,眸子闪烁着期许的光芒。

“这……”我一语哑然,胸间痛如潮涌,父王此刻正病重在床啊。

“那你敢不敢……”她忽地闭唇不语,柔软的臂弯紧紧环上了我的腰间,同时踮起脚尖,如此,我的唇被叠上一重芳泽。

龙儿的气息如一道道涓涓的温泉,伴随着香风,阵阵扑入鼻间,我不由自住地将她紧了紧,欲要搂入骨里的痛全发往了唇口。

“龙儿……”我低哑着声音唤道,莫名的情愫逐渐发酵,愈发膨胀。

“泽,我不要再等了,不要……”她微喘着呼吸,急促地解开我的腰带。

“龙……儿,不……不可。”意识到什么,我慌忙推开,急切地阻止。

“你犹豫什么?”龙儿怔了怔,接而解开了自己的衣裳,意欲脱去。

“别……我不能坏你名节。”我阻止住那双红润的纤纤玉手,无奈拒绝,并为她重新束好了衣带。

“啪”一声脆响猝不及防地落在我的脸庞,烧灼般的痛瞬间发作。”慕容泽……你……”龙儿的嘴唇微微颤动,接而垂眸捂住了胸口,颓然欲倒,颤颤蹲下。

“龙儿……”我伸手欲扶。

“别碰我,滚,你滚。”龙儿充满敌意地怒喝,未等我触及,她已然从地上站起,一副凛然,眼中两道利茫直穿而来。

“龙儿……”从未见过她如此震怒,却无言相慰。

“慕容泽,枉我待你痴心一片,不料你是如此的懦弱。今日之辱,算我自取。”龙儿悲怨说完,一脸失望地转身。

风吹过竹林,竹枝晃荡,竹叶游离,她青绿色的背影衣裙飘逸,踏着决绝的步子转眼无踪。

(责任编辑:郭大侠)

顶一下[0]

踩一下[0]

发表评论